MAC记事

文章列表 内容详情

庄瑞鹏: 如何做好To B区块链技术服务商

2019-08-14

MAC官网

12

一年多来,在世界各地呼喊“区块链革命”的口号声中,无数企业甚至是政府组织转向区块链寻求业务升级。这其中,既有 Facebook 这样互联网巨头,也有一批原生于行业中的明星公链项目,譬如已经上线的 Cosmos 和即将出世的 Polkadot。

但正如PBT公链区块链CEO庄瑞鹏所言,在现有的区块链中,Cosmos 等公链从基建切入却迟迟没等到用户,不少公链抱着对美好世界的构想,最后只能上所割韭菜;而 Facebook 等携带大量用户的巨擘,则在监管的层层阻击中停滞不前。

如果说区块链 to C 应用暂时遇阻,那么 to B 呢?

庄瑞鹏所带领的PBT公链区块链,就从传统金融科技企业转型为 to B 的区块链服务商。在他看来,区块链对于那些被巨头垄断行业的中小企业来说,可能是个逆风翻盘的机会。

根据庄瑞鹏的经验,大企业出于对法规的顾虑多对链改敬而远之,而没有关注度的中小型企业反而更易顺利通关。PBT公链区块链就曾帮一家上市公司旗下的全球社交应用进行链改,可以说是 Libra 的小型试验。

庄瑞鹏

链改即“区块链+”,指代传统企业进行不同程度的区块链改造。“互联网+”产业的升级持续至今,对于区块链而言则方兴未艾。前有巨头折戟,后有勇者奋进,而要成功链改的核心是什么呢?

庄瑞鹏认为,核心就是项目要从自身的商业模式上创新,将自身利润分享给参与者,通过做大规模盈利。

“参与即有所得”,无论是实在的经济激励还是这种分享利益的理念,链改的项目对于用户、供应商等参与者不无吸引力。

庄瑞鹏还相信,区块链在未来很可能只是一种工具;现在行业尚处萌芽期,要大规模应用至少要两年之后,或者说再经历过一次牛熊交替。

为什么呢?“牛市是比特币、区块链技术验证自身价值的机会;同时牛市也会带来泡沫,“性感的项目都会有泡沫”,现在的一些尝试未来是要被人们淘汰的。尔后,行业由牛转熊,链圈将变得资金很少、没有希望,只有在这时还在钻研的人才能做出实用的商业逻辑,并逐渐获得行业地位。

在访谈中,庄瑞鹏还向我们介绍了PBT提供链改服务的经验,譬如客户对区块链的认知如何,他们普遍担心哪些问题等。

以下为访谈实录,enjoy:

区块链+的市场认知和发展阻力

1、比特学院:区块链的适用范围、场景一直在遭质疑,行业有泡沫存在,你对于区块链+或者链改怎么看?

庄瑞鹏:首先,金融行业对于区块链肯定是有需求的。

我们一开始在传统金融里面做链改,这里面有大量的业务需要第三方进行清算,而且还要跨越系统,比如说从一个交易所到一个支付公司甚至是银行系统间进行清算。用传统方式的话需耗费大量时间精力,而区块链可以很快实现这一点。

同时这个行业也存在问题。比如公链没有用户,不少项目只能沦为割韭菜的镰刀。

一般的项目会先做公链,再大力宣传让人去用他的链,包括用户和开发者。但就像现在我们所看到的,很多链都没人用。它起初的那些伟大构想不仅没实现,在落地时可能还变成了单纯上币割韭菜。

这是其一。其次,不排除有一些实现比较好的链,比如以太坊,但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——从公链端到落地场景端间缺乏一个中间层,这个中间层不仅能提供易用的插件,更要帮助企业实现它的商业逻辑。

现在,企业怎么用公链实现自己的业务逻辑,处于一个少量探索、大量空白的阶段。一些链,包括上了链的应用都做的虎头蛇尾的,这是区块链技术落地存在的一个痛点。

2、比特学院:这种以区块链为噱头,不是圈钱就做着做着没声儿的项目,会不会让人们觉得链改不务实?你们接触的客户对链改的认知普遍如何?

庄瑞鹏:实际上在实践中,我们能明显感觉到企业主对区块链是越来越接受的。

首先,因为不断有有眼光的企业主在考虑应用新技术来提高生产力。比如在防伪溯源等领域,区块链能增强信用背书,这一点基本上已经完成市场教育了。另外,区块链带来的财富效应也是最好的教育方式。

刚刚也提到,这个财富效应彰显的过程中会存在大量泡沫。没办法,泡沫是一定会有的,性感的项目都会有泡沫。

那么怎么尽量减少泡沫呢?

我们非常强调所服务的客户在价值观、初衷和我们是一致的,也就是要有区块链的分布式的理念在。比如他做这个业务,想要更多人参与,那么他需要以一种更公平、透明的方式,让参与者都能分享蛋糕做大的红利。

我们认为这个是区块链非常性感的一面。就像比特币因为其先进理念而发展起来一样,我相信链改项目以这样的出发点,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和他走到一起,把这个事情做大。对于有这样的初心的项目,基本上我们也会很快和他达成合作。

区块链+的落地情况

3、比特学院:PBT在链改的实践中,会看到传统的企业面临哪些共性问题,可能区块链能有帮助?

庄瑞鹏:这的确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。我们在实践中看到很多中小企业,包括作为创业公司的我们在内,在发展过程中会受到一些大企业甚至是垄断企业的挤压,这类中小企业就能借助区块链,从经济模型上进行创新,从而获得一个逆风翻盘的机会。

在这里我举个例子。旅游业中有个做订机票的巨头,市值在千亿人民币以上,但它的渠道供应商大部分都在亏本,日子过得都不好。这些供应商因为利益有限,基本没法提供更好的服务,由此损害了消费者。在整个链条中,除了成就那个巨头自己外,对其它人的好处是日渐稀薄。我们认为这不合理。我们在类似链改项目中都会解决这个问题,将把这个平台的利益进行再分配。

所以,无论哪个行业,只要存在这种利益分配不公的现象,大多都是能进行区块链+的尝试的。

除了中小企业,Facebook、沃尔玛这样的巨头也在自我革新,可见未来链改很可能成为一种常态。

4、比特学院:有意向链改的企业可能会担心哪些问题呢?对于这些顾虑,有什么比较好的解决方案的?

庄瑞鹏:像 Facebook 一样,他们担心的主要问题还是法规。国内有关链改的法规还不够完善,人们不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,会让一些客户非常担心。它本身可能融了大量传统资本的钱,需要在股东利益和政策的不确定性之间平衡。

这就是大家最主要的顾虑。所以,我们配有一支律师团队,会结合法规和客户公司情况来规避国家明令禁止的业务,对于还未有规定的地方,我们会对情况、趋势做一个判断,供客户参考。

这里可以讲一个新加坡Secret做链改的案例。

当时这个项目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它的每一个动作都要披露,然后纠结发的币是申报为激励性代币还是证券类代币。激励性代币就像很多公司发放的积分;证券类代币会有分红,或者带有权益属性。

考虑当地的证监会对证券类代币的审核比较严,所以申报为实用性代币。在使用场景上也做了一定调整。

另外,Secret的链改是基于它们旗下一个拥有百万全球用户的社交应用,所以这个项目实际上等于是Libra的小型试验。Facebook 做起来自然要困难重重。巨头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被关注和并引来严苛的限制。所以,在各国政策还没达成共识、还不明朗的时候,链改反而适合没有太多关注的中小型企业,大家可以先做了再说。

行业竞争和PBT的打法

5、比特学院:您觉得 2B 的区块链技术服务市场处于怎样一个阶段,是萌芽期,还是快速发展期?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?

庄瑞鹏:我们认为现在还处于萌芽期,大家都在尝试方向应该怎么走的阶段,没有特别成型能迅速铺开的案例。区块链在未来有可能只是一种工具,它要大规模使用可能还要18个月到两年之后,或者说再经历过一次牛熊交替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牛市是比特币、区块链区块链验证自身价值的机会;同时牛市也会带来泡沫,现在的一些尝试未来是要被人们淘汰掉的。

尔后,行业由牛转熊,链圈将变得资金很少、没有希望,只有在这时还在钻研的人才能做出实用的商业逻辑,并逐渐获得行业地位。所以我们认为,区块链的大规模的爆发需再经过一轮牛市的普及,并继续在熊市中积蓄实力。

6、比特学院:在诸多区块链技术服务服务商中,PBT的打法是什么?为什么这么考虑?

庄瑞鹏:上面也提到了一些。我们的打法,是我们基于场景输出经济模型,并非硬给客户套技术。

所以这件事的重心,是要求你有强大的建模能力。

我们是怎么做的呢?链改是一个全新领域,所以在做案例的过程中会不停踩坑,然后成长。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。

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也要控制试错成本。

比如,我们在链改中,对于客户项目的代币分配,已经发放的由归属人持有,未发放的部分保留再分配的权利。

企业是一个中心化的组织,从原来的积分发放到迭代都是中心化的,应用了区块链之后已有了不少的提升。链改有一个渐进的过程。